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8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21-01-06 17:08:47

我们有点不对劲第8集剧情

第8集:我们的爱情不正常8集剧情: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七樱和椿重归于好

椿并非高月家血脉已经传遍了整个光月庵,面对椿的时候,大家总是带着另一层意味。光月庵的继承人必须是高月家的血脉,这是光月庵一直以来的传统和祖训,可是大当家却破了例,让不是高月家血脉的椿也得到了机会。椿很珍惜,他决心让光月庵重现辉煌。这几日长谷栞都不在状态,客人来买东西时她也没能及时回答。城岛见状赶紧上前解围。事后长谷栞向城岛道歉,而城岛反而和她道歉,因为他不知道长谷栞和椿已经是这样的关系,之前还大言不惭否认了长谷栞。长谷栞的眼泪止不住地流,她看着眼前城岛递给自己的圆点心,不由得想起了过去。她一直以来都很讨厌圆点心,因为总要为了里面有没有馅而惴惴不安。从前父亲买回圆点心,只有她的是没有馅的。长谷栞将自己并没有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城岛。城岛将另一枚圆点心递给长谷栞,里面还是没有馅。怕小孩子长虫牙,所以很多人会买不带馅的点心,也许人们看到的并非事实。在城岛的开解下,长谷栞终于明白了家人对自己的爱,原来是自己一直在索取。因为继承人竞选,七樱逐渐变得焦虑不安,有时候甚至会感到窒息。幸而多喜川发现,陪她一起慢慢冷静下来。多喜川向七樱求婚,因为他突然有了私心,不想让七樱从自己身边离开。城岛和长谷栞打破了尴尬。长谷栞将当年火灾发生的事实告诉七樱。当时椿昏迷之后口中依旧喊着七樱的名字,是老板娘将那些继承人的工具交到了椿的手上,联合长谷栞一起谎称椿一心为了救出那些工具。由于椿丧失了部分记忆,所以对于此事他也一直深信不疑。七樱得知事情真相后,顿时陷入了沉思。夕子女士在路上偶遇了几近晕厥的椿,并将他带回了店里。从夕子女士那里,椿得知七樱曾经怀了自己的孩子。椿和七樱都很清楚,令人心中都有着对方,可是谁也没有踏出那一步。在得知这些真相之后,他们终于勇敢地迈出了那一步。两人聊起了过去,说出了各自心中的纠结和苦恼。七樱坦言自己从小时候就很喜欢椿,可是过去的那些历历在目,她必须赢下光月庵。椿伸出手想要轻抚七樱的眼泪,但他还是收回了手。七樱忍不住哭了起来,原以为已经走远的椿突然折回,将七樱揽入怀中。七樱有些震惊,但随即感受到了安心,在椿的怀中哭得更加放肆。很快,竞选日如约而至。大当家先是品尝了七樱的点心,点心的味道让大当家觉得很是温暖。椿制作了点心中最基础的椿饼,大当家只吃了一口便尝出这是自己教给儿子的味道,而这正巧也是高月树教给椿的第一个味道。点心的传承不仅在于味道,更在于入口时的场景和感受,耳濡目染、亲身体会才是世代相传的真正意义。大当家将椿和七樱安排到了不同的房间,他在决定之后将推开继承人的门。其实这是大当家给老板娘的最后一个机会,他故意支走了椿和七樱,让老板娘品尝之后欧选出她心中能够成为继承人的点心。最后,大当家推开了七樱的门。选择之后,大当家便病重昏迷。弥留之际,他将椿叫到跟前,他告诉椿,他之所以不能选择椿的原因,是因为那样的点心是为自己而做的。为自己而做点心,这是大当家和高月树一辈子也没能做到的事情,而现在,大当家希望椿能够做回自己,做只有他能做出的点心。在大当家的葬礼上,椿并没有换上和服,而是穿了一身黑色西装,提着行李来跟大家告别。七樱终于拿回看属于她的东西,而椿只想拜托七樱,好好守护光月庵。西装七樱终于可以完成妈妈的愿望,制作属于妈妈的点心摆放到光月庵的柜台。可是七樱依旧没能摆脱对红色色素的恐惧,更可怕的是,老板娘这个时候却像一只幽灵般悄无声息出现在七樱的身后,警告七樱光月庵永远不可能是她的。十八年前,椿的亲生父亲和老板娘一起谋划杀害了当时光月庵的当家高月树。而夕子女士也知道内情,椿的亲生父亲正是多喜川的父亲。事情败露,老板娘像发了疯似的烧了光月庵继承人的模具。不管七樱怎么努力,箱子上的火焰就是不灭。随后一件黑色西服盖住了箱子,火焰瞬间失去了光彩。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椿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。老板娘终于将当年实情说了出来。曾几何时,她也深爱着丈夫高月树,可是当她得知丈夫并不爱她,甚至心里还住着另一个女人的时候,她彻底绝望了。她心里想着,要是自己也有一个孩子的话,也许就能留在光月庵了。就这样,她和光月庵的客人多喜川的父亲发生了关系,并且怀孕了。高月树为了光月庵的名声,并没有揭穿老板娘的谎言。只是老板娘怎么也没有想到,高月树心中的那个女人竟然以点心师的身份大摇大摆来到光月庵。仇恨的种子种在了老板娘的心中,以致于让她对高月树动了杀心。椿也想起来了,当年自己看到的凶手其实是老板娘。老板娘承认自己当天出现过,可是她只是替换了作案工具,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。而那人也并非椿怀疑的亲生父亲,而是一直帮助七樱的多喜川。当年多喜川母亲得知丈夫出轨,情绪奔溃自杀住院。而就在那个时候,父亲竟然还是去找了老板娘,这让多喜川怒火中烧。他来到光月庵,见到了高月树,本来是来找老板娘质问的多喜川无意中刺杀了高月树。十五年后,多喜川应百合子嘱托找到了七樱,原本只是想替当年的自己赎罪,可是没想到却渐渐被七樱吸引。随着警报拉响,这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。多喜川拿着刀冲向老板娘,可是没想到七樱竟然挡在了前面。警车带走了多喜川,幸而七樱并未有什么大碍。老板娘虽然精神失常了,但是她仍旧记得自己对椿的爱。她也想成为一名能够陪伴儿子的母亲,可是想到高月树有可能赶走他们母子,她只能严格要求椿,渐渐地忘了自己是一位母亲。最后,老板娘为了救一名孩子倒在了血泊中。在这之前,老板娘已经签署了器官捐献,将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椿。而椿也终于知道母亲的爱,可是所有一切都为时已晚。一个月后,光月庵在七樱的努力下渐渐走向了正轨,而长谷栞也选择留下来。七樱慢慢接受了红色颜料,而城岛也终于制作出了岛屋味道的蕨饼。城岛决定重新将岛屋张罗起来,并邀请长谷栞给自己帮忙。一转眼,就到了椿出院的日子,七樱拿上当初准备送给椿的模具,打算迎接椿的归来。

同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