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2集,共2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20-08-01 02:40:35

教场第2集剧情

第2集

新一天的训练开始了,大家比起第一天熟练了很多。风间到医务室看望宫坂定,风间问宫坂定,他是在给109号房间的南原送了信之后去洗的澡吗。宫坂定不假思索,回答是的。风间回头看来一眼宫坂定,便离开了。风间走后,宫坂定眼神飘忽。他回忆起昨晚的情景。南原拿枪抵着他的脸,威胁他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。

宫坂定受伤后,就由楠木来叫风间去上课。一番常规仪式后,风间走下讲台,向大家讲课。他让宫坂定和南原上讲台模拟可能遇到的情况,宫坂定这次的表现并不如意。风间让他们两个人下去,并注意到了南原手指上的黑灰。楠木似乎看出宫坂定的不安,心里有些担心。

到了游泳课,南原因为手受伤所以站在一边,宫坂定时不时看向南原的方向,显得心不在焉。南原得意地盯着宫坂定,手还悄悄伸出来威胁他。风间突然出现在南原身后,把他吓了一大跳。风间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拿起南原受伤的那只手,南原谎称是自己和朋友去野营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。风间继续逼问,南原对答如流,丝毫看不出破绽。下课后,楠木上前安慰宫坂定,可对方并不领情。

楠木到击剑馆寻找风间,说宫坂定好像有心事。楠木还告诉风间,南原曾邀请自己去野营,但被自己拒绝了。宫坂定一个人躲在黑暗的房间,看着那张退学申请书,陷入沉思。第二天集训开始,宫坂定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。广播突然传来声音,让他穿制服带警棍,马上到第三教场。宫坂定十分感到疑惑,风间已经在教场里面等着他了。风间单独辅导宫坂定各种动作口令,宫坂定都完成得很不错。结束后,风间说要检查宫坂定的证件,可是他却有些为难,脸色瞬间变了。他十分慌张地告诉风间,自己没带。风间揭穿他,说他的警察证从昨天开始就不在它该在的地方了,也因为这件事情谎称受伤去到医务室。谎言被揭穿,宫坂定十分慌张。风间突然叫了一声,南原便从门后进来。他表示自己是来拿东西的,转身便走了。

射击课上,风间在后面观察着他们。趁着这个时间,有人进了男生的房间搜查。结束后,风间将南原和宫坂定留下,说要单独辅导他们射击。对于枪支,南原十分了解,说的头头是道。同时,搜查的尽管传来消息,说在二楼的卫生间水槽发现了一支手工私制枪,上面没有指纹。风间将自己掌握的证据全部说出来,说南原手上的伤是开枪的时候沾染上的。风间一步步将事实说了出来,南原和宫坂定都感到不可思议。风间举着枪对准南原,让他说出宫坂定警察证的地方。南原不肯开口,风间大吼一声走上前去,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,南原也终于将宫坂定的警察证叫出来,并被退了学。

尤奈的哥哥生病住院了,她十分担心,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。菱沼羽津希看到后,便将她拉到一间没有人的教室。津希开导尤奈,尤奈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。羽津希鼓励她勇敢表白。楠木到天台找宫坂定,随后都柱也来了,他一直不喜欢宫坂定给风间做间谍,所以一上来就有些不高兴。

电视台要来采访,大家虽然嘴上说着像平时一样,但还是为了这件事情好好准备来了一番。羽津希特地打扮来了一下,和尤奈去接受采访。羽津希来找风间,此时他正在观看电视台的纪录片。他让羽津希做手语,可是风间却看出她做的和尤奈做的不一致。羽津希坦白,自己刚刚做的是“喜欢”的意思,她大胆向风间表白。风间只是塞给她一张退学申请书,并让她赶快填写。羽津希表示,如果自己离开,那么风间也做不了警察了。风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,惹得羽津希十分生气。

上课的时候,风间让羽津希做模拟训练,可她一门心思都放在风间身上。尤奈主动回答,得到了风间的赞扬,羽津希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。抓捕课上,风间又让羽津希做模拟训练,尤奈随后主动请求做对手。羽津希偷偷让尤奈配合自己,谁知真的训练的时候,尤奈却丝毫没有手下留情。投票的时候,大家才知道尤奈还有一周就要退学了,原因是她的哥哥住院了。都柱对警察这份职业表现得有些不尊重,他也不吝啬自己就是来调查风间的。这让宫坂定十分生气,追上去打了都柱,大家及时上前阻拦。

羽津希填好退学申请书交给风间,他询问羽津希承不承认自己输给了尤奈。羽津希坦白,尤奈成绩很好,自己是有些嫉妒。羽津希清楚了自己的错误,她去找尤奈,此时尤奈正在观看那个纪录片。两人把话说开,尤奈请求羽津希带着自己的希望一直走下去。尤奈走后,羽津希继续看着纪录片。她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,一直回放。最后她放大了屏幕,发现尤奈眼中的光,正是风间。尤奈离开的时候,风间正在门口浇花。尤奈本想上前告别,但还是没有勇气。

大家要到户外进行训练,教场将大家分成了好几个队伍。一切都是未知,大家既激动又紧张。宫坂定和楠木这对来到一片树林,风间正在等着他们。在这里,风间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课程,他们得模拟野外凶杀案搜查。大家各司其职,准备开工。大家把模特当做真人,仔细检查,不放过每个角落。夕阳西下,大家将找到的线索汇合,但还是没有结论。宫坂定拿着“死者”的一块打火机,仔细观摩,他总觉得这块打火机有蹊跷,但具体有什么蹊跷他也说不上来。

夜黑了,大家围坐在火堆旁,说着自己的故事。都柱告诉大家,风间教官还是刑警的时候,部下受了重伤,而教官的眼睛也是在那个时候受伤的。第二天,大家将掌握的信息汇报给风间。但是大家的表现并不合风间的意,风间直接甩出一张不合格的成绩单。回学校后,小组的人被风间叫去,问他们还有没有要汇报的。大家低头不语,风间便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了都柱之前做的那些坏事。德柱恼羞成怒,和风间扭打起来。都柱彻底奔溃,说出了自己的苦衷。都柱在风间一步步的逼问下,终于说出自己来到警察学校的理由。父亲喊冤入狱,他要成为一名警察去解救那些被冤枉的人。大家也终于明白风间的用意,做警察就是要将那些在痛苦中的人解救出来。风间告诉大家,他们可以成功毕业了。

毕业典礼结束后,大家一一和风间握手敬礼。面对告别,大家都有些难过,但值得高兴的是,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信念和目标。宫坂定来到自己救命恩人的派出所,将自己的毕业证拿给他看。两人相视一笑,都十分高兴。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工作,也有了自己的新生活。而一向不苟言笑又十分凶狠的风间教官也迎来了他新的一批学员。

同类型